<button id="4xmdv"><acronym id="4xmdv"></acronym></button>

      <legend id="4xmdv"></legend><tbody id="4xmdv"><optgroup id="4xmdv"></optgroup></tbody>

    1. <rp id="4xmdv"></rp>

      <s id="4xmdv"></s>

      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 > 推薦

      疫情下的網貸:新一波退出在路上

      出處:金融市場 作者:孟凡霞 劉四紅 網編:段躍 2020-02-17

      催收遇阻、逾期上升、轉型受困……疫情當前,餐飲、旅游、零售等多個行業受到沖擊,長期處于整頓風暴中的網貸行業也不例外。近日,北京商報記者采訪多位來自北上廣等多地的網貸從業者、接近監管人士、行業分析專家了解到,疫情之下,網貸行業借款人還款能力減弱,催收手段受限,多家網貸平臺處于負重爬坡階段,新一波退出機構已在路上。而一位接近地方監管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目前還是按此前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的相關部署推進整治工作。

      微信截圖_20200217005424

      退出仍是主流

      王敏敏(化名)所在的公司,是“幸存”在北京的一家網貸公司,主要專注小額消費信貸類資產撮合業務。數年前,網貸行業風生水起,她在朋友介紹下加入了這家公司,而如今,曾傲立潮頭的網貸卻已成業內口中的“夕陽”產業,她向北京商報記者透露,除了合規工作外,公司在年前已經計劃退出一事,很多工作都在準備中,卻沒想到被這場疫情打亂了腳步。

      王敏敏告訴北京商報記者,疫情以來因很多借款人還未到還款日期,暫時無法用具體數據判斷,但可以預計,如果疫情持續,會有很多小微企業因業務停滯失去還款能力,也會有部分借款人丟掉工作,還款能力、意愿減弱等情況,更有甚者,哪怕有還款能力,但是渾水摸魚,以假發燒等方式躲避還款,各類反催收手段花樣百出。

      另一網貸從業者也向北京商報記者講述,此次疫情對行業影響最大的主要是借款人的還款能力,由于公司借款人主要以工薪階級、藍領和做小生意的商販為主,該部分人群收入本就不穩定,加上延期開工,嚴重影響收入,由此導致還款能力出現問題,同時也不乏借款人借機躲避還款,網貸平臺逾期率上升。

      在談及疫情對于網貸行業監管有何影響時,一位接近地方監管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提到,“沒有影響,還是按此前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的相關部署在推進整治工作”。另一知情人士則向記者透露,當前,網貸機構仍以風險出清為主基調,早在年前就已經有數家機構在做退出計劃,但很多機構因為疫情影響,目前還處于未復工狀態,很多工作無法進行,可能在疫情好轉之后,還將出現一波網貸機構退出潮。

      網貸之家研究院院長張葉霞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指出,從資金端來看,由于許多企業開工延遲,營業收入受到很大影響,正常運營的平臺成交量可能出現較明顯下降;從資產端來看,借款企業或個人因經濟收入的減少,還款能力下降,再加上催收行業無法正常開工的影響,行業逾期率可能會出現上升。此外,因目前工作的重點是控制疫情,平臺退出的進度可能也會有所延遲,但退出仍是主流。

      北京市網絡法學會副秘書長、中國人民大學金融科技與互聯網安全研究中心研究員車寧同樣指出,此次疫情對網貸行業的沖擊主要表現在行業底層資產質量的下降、借款人還款能力的減弱,以及催收效果大打折扣。不過在車寧看來,從短期來看,對行業的實質沖擊暫時不會顯現,最大的影響還是來源于心理層面,以及對于行業后續的一些沖擊。

      負重謀轉型

      除了退出外,更多機構還在計劃著轉型一事,但疫情之下,大多機構轉型進程被延緩。跟王敏敏一樣從事網貸行業,但已對網貸行業不再抱有希望的還有肖喬(化名)。不過,他所在的公司在2019年就已經“去P2P化”,并轉型成了一家以助貸為主的金融科技公司。肖喬告訴北京商報記者,由于疫情期間線下消費行為減少,依托線下消費場景開展的信貸業務受到影響,而迅速暴發的疫情則是金融科技平臺線上開展業務能力的一次檢驗。

      針對網貸機構轉型路徑,有監管文件曾明確,將引導無嚴重違法違規行為、有良好金融科技基礎和一定股東實力的機構轉型為小貸公司。對于極少數具有較強資本實力、滿足監管要求的機構,可以申請改制為消費金融公司或其他持牌金融機構。而此次疫情的暴發,給轉型計劃中的機構當頭一棒。一方面因未全面復工,平臺轉型進度暫緩,此外也給貸后工作造成了很大困難。正如車寧直言,“整頓收尾期遇到疫情,可以說網貸機構目前已處于負重爬坡的階段”。

      不過,車寧進一步指出,此次疫情對平臺來說既是考驗也是機遇,疫情之下,網貸行業基于互聯網和大數據的核心競爭力將會更加凸顯,大眾通過此次疫情,將會對互聯網信貸有更高的認可和接受度,甚至會出現原來網貸機構無法獲取的優質客戶,因為資金缺口、經營困難等,從而將網貸機構作為資金獲取渠道。不過這個機遇,只有現在經營狀況比較好、且有較大股東支持的平臺能抓住。

      張葉霞同樣稱,行業確實會存在發展機遇,一是隨著收入的下降,整體社會的借款需求有所增加;二是由于網貸行業的互聯網屬性,隨著線下業務的受限,線上業務發展空間擴大,這一點對其后期轉型也是一個機會。

      “兩條腿”走路

      截至目前,網貸行業仍以風險出清為主基調。根據網貸之家數據統計,網貸行業累計平臺數量為6612家,截至2019年12月底,正常運營平臺數量下降至343家,累計停業及問題平臺數量達6269家。一資深行業人士認為,343家現存平臺這一數量預計今后還會繼續大幅降低。

      “坦率地說,目前全國在營機構所剩不多,后期將加劇強者恒強、弱者恒弱的現狀,目前階段存留下來的、運營更好的一些機構,資產分布比較均衡健康,經營狀況較為穩健,且有較好的合作伙伴及股東資源,這一類機構未來發展可期,反之,則將加速退出市場。”車寧直言。

      北京商報記者多方了解到,除了多數機構退出、部分機構轉型之外,仍有極少數機構在等待進入試點,試圖通過“兩條腿”走路,一方面準備轉型工作,另一方面則配合監管試點。“行業的馬太效應將進一步加劇,具有優質資產端的平臺競爭優勢將更加凸顯,資產端質量相對較差的平臺,受借款端還款能力下降的影響,可能會加速退出。” 在張葉霞看來,值此期間,機構應重點關注資產端質量,做好風控工作,對于存量,應加強催收工作。

      車寧則建議,從目前情況來看,堅守網貸領域的機構,應堅守信息中介定位,在這一前提之下,再去增強應對風險、資產定價等自身核心競爭力,以及提升技術、大數據等各方面實力。

      而對于準備轉型小貸機構的平臺來說,因轉型過程持續時間較長,一是在轉型過程中不要被疫情及后續影響所打亂,更重要的是增強自身放貸能力,或者尋找優質資產,提升強化經營能力。對于正處在轉型中的機構,則可以尋找優質合作伙伴,尤其是有保險或擔保資質的股東,或是具有較強金融科技實力的合作伙伴,來增強自身實力。

      北京商報記者 孟凡霞 劉四紅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網站熱線:010-64101986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010-64097966)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10335號  京新網備:2010006號

      手机斗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