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4xmdv"><acronym id="4xmdv"></acronym></button>

      <legend id="4xmdv"></legend><tbody id="4xmdv"><optgroup id="4xmdv"></optgroup></tbody>

    1. <rp id="4xmdv"></rp>

      <s id="4xmdv"></s>

      您的位置: 首頁 > 周刊 > 文化 > 中國藝術

      當代藝術:瘋狂后的沉寂

      出處:中國藝術周刊 作者:隋永剛 網編:王巍 2019-12-05

      近一段時間,各個拍賣公司正在舉辦藝術品秋季拍賣活動,眾所周知,如今的藝術市場并不好,但在已結束的拍賣中,有多件中國書畫作品拍出了過億元高價。相比之下,曾經占據拍賣市場重要份額的當代藝術作品,并沒有特別突出的成交價格。不僅于此,近年來,過去瘋狂熱炒的當代藝術家,無論展覽還是拍賣,表現得都非常低調。

      中國當代藝術是在多元文化交流及碰撞下逐步發展起來的。上世紀80年代,作為一種異常重視自身體驗的創作實踐,當代藝術在創作語言、呈現形式上釋放出一種強烈的個性形態,這與重視傳承、修養和內涵的中國傳統藝術相比,讓人耳目一新,產生了一批優秀的當代藝術家,引起西方藏家的關注。但令人遺憾的是,30余年后的今天,中國當代藝術早已面目全非,黑筆涂抹的一團亂線,被說成“具有一種空靈飄逸的氣息,類似于中國文人畫里的審美趣味”;將街上一塊地磚挖掉,再在原位置填上一塊泡沫以假亂真,賦以“私密性與公共性的揭露”……

      從這些荒誕的“藝術品”中可以看出,當代藝術家個性盡管得到了充分的釋放,作品卻越來越難以獲得業界認可。如今,除了少數幾位國際知名的藝術家,大部分人的作品一直飽受爭議,藝術評論家河清更是認為“當代藝術”就是世紀騙術。

      不可否認的是,當代藝術創作領域充斥了太多裝模作樣和信口開河,好像任何人都可以成為藝術家,因為任何“作品”都可以被闡釋出某種觀念。有人直言,所謂當代藝術,其實多是“皇帝的新衣”。如果是幼兒園小朋友畫的,一文不值,因為他們不會“講解”;而那些“藝術家”和他們的托兒,很擅長搬出一堆玄之又玄的概念來“闡釋”,云里霧里、天花亂墜,說到誰也聽不懂,于是成了一件極品。在這樣的氛圍中,即興的概念炒作席卷整個藝術圈,其背后充斥著浮躁、利益。

      財富是最好的招牌。十年前,中國當代藝術遭遇了藝術史上從未有過的價格瘋漲,西方資本大規模地介入,短短的幾年間,藝術圈創造了一個個財富神話,許多藝術家可以說是一夜成名。因此,以個性化和自由化創作為標簽的當代藝術迅速走熱,由此而來的是,大量充斥著符號化、概念化、簡單化等標簽的作品在市場上大量涌現。幾年后,伴隨著經濟危機,西方藏家大多拋售脫身。缺乏了西方資本操作的中國當代藝術價格一落千丈。特別是近年來,市場熱錢的退出,當代藝術受到的沖擊最大。原來在拍賣市場上被藏家一擲千金搶購的場面早已不再,同時,原先處于拍賣市場一線的當代藝術家曝光率也是直線下降,作品很難恢復到熱炒時期的價位?;厥走^往的瘋狂,再到今日的沉寂,令人感慨。

      過度的藝術市場投機行為造成的藝術品價格虛高現象被遏制,許多所謂的天價當代藝術品紛紛流拍或者價格大幅縮水,在藝術市場的低迷期,對于中國當代藝術的理性反思和精神回歸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當代藝術是什么?藝術評論家、策展人朱其說:“中國當代藝術,附加的闡釋遠遠大于真正的內涵,所以作品乏善可陳。”時下的當代藝術大多在故弄玄虛,不是靠獨特的內涵打動人,而是將牽強附會的闡釋強加于人,形式本身并不能使人激動,承載什么樣的個人感悟才是關鍵。沒有對時代的獨特體驗和思考反省,作品內涵膚淺而虛夸,只剩下嘩眾取寵了。

      藝術家要做的事情,無非是以自己的工作推動歷史改變,為所處時代留下真正的、個人的、具有創造力和思維智慧的精神印記。藝術家通過一系列作品來表達自己對世界的觀點,概念是一種藝術家表達的態度,某種程度上,它是一種更為開放的態度,這種開放的態度使得藝術家可以不在乎所謂的藝術規則、作品結構等,更加自由放松地進入獨特的個人體驗中,但需要注意的是不要讓這種隨意性變成一種所謂的創作手段,而失去作品本身的思想性。

      文化內涵的忽略是很多當代藝術家的硬傷,也決定他們在藝術創作上心態的不自信和畫面的生硬感與倉促感。從藝術上看,由于很多藝術家缺乏傳統文化的有力支撐,必然會倒向簡單拼湊而成的視覺大雜燴。由于本身內涵的無共識和外延的寬泛性,難免衍生出各式各樣的“特色”。其實,無論是當代藝術還是傳統藝術,只有讓藝術回歸藝術本身,作品才能贏得業界的認可。

      隋永剛 (中國藝術周刊主編)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網站熱線:010-64101986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010-64097966)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10335號  京新網備:2010006號

      手机斗牛牛